得道归山

天花乱坠,地涌金莲。
妙演三乘教,精微万法全。
慢摇麈尾喷珠玉,响振雷霆动九天。
说一会道,讲一会禅,三家配合本如然。
开明一字皈诚理,指引无生了性玄。

关于这个看上去似佛似道、可佛可道、其实非佛非道的菩提祖师,有着一些天大的秘密,不能说,都不能说。你别看他“说一会道,讲一会禅,三家配合本如然。”似乎是释道儒三家掺合,其实根本不是的。他所讲的法,是释道儒三家都不曾教导的、是他独此一家的,“开明一字皈诚理,指引无生了性玄。”这个“开明一字”是什么?开的是心、明的是心、这一字就是心字,这个皈是心的皈、这个诚是心的诚、这个理,是从心上入手的理。

月明清露冷,八极迥无尘。
深树幽禽宿,源头水溜汾。
飞萤光散影,过雁字排云。
正直三更候,应该访道真。

菩提祖师道尽天下流派,悟空却一个都不想学。这时候,祖师颇为惊讶,就很反常的一跃而起,跳下高台,呵斥猴子:“你这猢狲,这般不学,那般不学,却待怎么?”然后急翘翘的上前,用戒尺敲了悟空的脑壳,三下。然后背着手走入里面关了中门,悻然而去。估计是祖师的样貌显得空前的懊恼、估是脑壳敲得比较响亮、估计是祖师从未表现得这样的生气,吓得一帮子徒弟们心惊胆颤。七嘴八舌都埋怨悟空跟师父冲撞顶嘴。

难,难,难!道最玄,莫把金丹作等闲。
不遇至人传妙诀,空言口困舌头干!

所以说,悟性不行就是麻烦事,徒弟们修的累,师父教的更累。祖师提及的每一个道门,却都是世上人都知道的,也是世上人们觉得神奇有趣的。每一个方法,都足以对悟性不够的人构成陷阱,让他们一头扎进去,再也上不去了,修行的路到这个坑坑就为止了,圆圆的坑口,构成一个完美的句号。可是孙悟空不一样,等到悟空直奔长生不灭的目标而去,其实祖师已经知道,这猴子本性高洁,不为世俗观念所迷惑。于是就做生气的样子,叱责他、敲他的脑壳。这些反常的嗔怒,都是对悟空接踵而来的考验,看他是否会被表面的言行所迷惑。而这猴子,不愧叫作悟空,当即就看破物质层面,当即就明白师父的真正用意,悟性实在是了得。

悟空三更跪在师父床前。祖师又呵斥于他。这是再一次的考验。看悟空是否会对悟空自己的认识会产生困惑。是的,在压力面前、在真实感超强的考验中,太多人会怀疑自己的正确判断了,太多人会放弃自己了。只是悟空毫不犹豫、守定终极目标,这些考验对他构不成考验,孙悟空顺利通关。

于是悟空就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大道真传。

显密圆通真妙诀,惜修性命无他说。
都来总是精气神,谨固牢藏休漏泄。
休漏泄,体中藏,汝受吾传道自昌。
口诀记来多有益,屏除邪欲得清凉。
得清凉,光皎洁,好向丹台赏明月。
月藏玉兔日藏乌,自有龟蛇相盘结。
相盘结,性命坚,却能火里种金莲。
攒簇五行颠倒用,功完随作佛和仙。

他获得的这个道,书中表述的非常清楚,是丹道。“道最玄,莫把金丹作等闲。”“好向丹台赏明月。”白天讲道的时候,师父说得明白,月亮不在水中在天上,修道人的丹台,小腹部位的丹田,就是丹台。这个修炼人修出的丹,就是明月。那么很自然的,人的天就在人的体内。如何出丹?“口诀记来多有益,屏除邪欲得清凉。”师父传授的真诀,日日诵念,用于判断、并且用于屏除私心、杂念、邪欲。屏除了邪念杂念的人,自然内境清凉,与天地之道契合,这时候,人就会结丹。啊哈!“自有龟蛇相盘结。”原来龟在悟空的体内。“月藏玉兔日藏乌,自有龟蛇相盘结。”这是过去道家修道的名词术语,就是下面所说的“攒簇五行颠倒用”逆五行。逆五行,可不是说逆反五行生克的理,不是说金克木变成了木克金,也不是说水克火变成了火克水。这个逆,是上下的逆,不是左右前后同一个层面的逆。五行生克,是指同一个层面中的五行的运作规律。可是,这个世界不同的层面中,其五行,不同层面的五行之间,也存在上下制约、联动的关系。这种关系,是物质演化、是时空之间运作的机理。

应该过去没有人探讨过逆五行吧?历史上古籍是没有具体说过如何逆五行的。其实是这样逆的,就是前面所述。这个世界的分层结构、按照五行之理运作,同一个层面的五行是相生相克、不同层面之间的五行、其相生是下行衍生、上行演化,往下衍生,对宇宙来说就是太极生两仪的往下分化、组合,对人来说就是出生。往上演化,对人来说就是修行,对木头来说就是燃烧。就像传说中的六道轮回,具体怎么轮回?它蕴藏在物质的合成与分解的过程中,有的可见,更多不可见。

祖师的口诀说了,龟蛇盘结就可以达到性命坚的效果,这就是延长生命了、长生。人体内的物质可以逆天升华,那就是造世界一样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了呀!升华了的身心,自然进入超越凡间的时空体系,那对于世人来说,就是长生了。

“相盘结,性命坚,却能火里种金莲。”嘿!金莲圣胎、元婴出世,说得实在是翔实而又翔实,真机中的真机。不多说了。短短109字的显密圆通真诀,道尽了修道的机密。

郁郁含烟贯四时,凌云直上秀贞姿。
全无一点妖猴像,尽是经霜耐雪枝。

这个悟空,为寻道花费了十年,为得道修行了七年,得真道之后仅仅修了三年。看来只要是点破了那一层迷,修道的步伐是加速度的。

但问题是,师父一传完他,他立马儿就开始露项了—炫耀。而且他一开始炫耀,师父立马儿请他走人了。

去时凡骨凡胎重,得道身轻体亦轻。
举世无人肯立志,立志修玄玄自明。
当时过海波难进,今日回来甚易行。
别语叮咛还在耳,何期顷刻见东溟。
(选自《西游记》《西游漫注》绘图陈惠冠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